怀念吴岸会长-李采田
吴岸给我留下的印象-李采田
敬挽吴岸-郑天明
悼念吴岸兄长-黄文华
挥挥手—吴岸-汶莱孙德安
痛悼吴岸会长-沈保耀
一位歌者的离去--------悼吴岸挚友-田宁
以“淡淡的微笑 ”――悼诗人吴岸
永远的吴岸-煜煜
夜忆故人-杨曜远
念吳岸-蔡明亮(台湾)
小芝芝已长大-丘品芝

悼念吴岸文章选辑前言
                                李采田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吴岸,原名丘立基。2015年7月中到中国南宁出席诗人大会,会后返乡途中,前往西马来西亚探访文友,7月底因肺部受细菌感染,8 月9日病逝于霹雳州曼绒县医院,享寿积闰八十有二岁。8月11日,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等五个团体在吉隆坡举行了追思会。8月13日骨灰运回砂拉越古晋, 14日晚上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员和一批文友举行“告别吴岸”聚会。15日早上,由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等十个团体和机构组成的治 丧委员会和政商文教各界举行公祭,仪式过后,吴岸的骨灰被安放在古晋佛教新村舍利殿。

在吉隆坡举行的追思告别会,由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翻译与创作协会、马中又好协会、《爝火》刊物出版社、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召集,金马奖导演蔡明亮、 两名国家文学奖得主包括拿督赛末沙益都以诗句悼念吴岸。出席者讲述吴岸离世前的经历和其生平事迹、发表悼念文章和讲话。告别会也播放吴岸对马华是个的期许 和看法谈话录音,也演唱吴岸创作的歌曲。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一批会员和一群吴岸生前的朋友,其中包括特地赶来的亚洲兼汶莱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孙德安,痛惜有“拉让江畔诗人 ”、“犀鸟之乡的歌者”美誉的著名诗人作家、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吴岸的不幸逝世,在他的骨灰由吉隆坡运回古晋的 第二天(8月14日)晚上,在他的灵前举行一项小型的聚会,以文人的方式和他告别。

第一环节:序曲:一、播放吴岸的音乐作品;二、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秘书李采田发言;

第二环节:吴岸的最后日子:一、大马译创会出版主任、诗人作家曾荣盛讲述吴岸生病经过;二、砂拉越女作家晨露简介吴岸近年在国际文坛的活动;

第三环节:亲友自由呈献:一、林秀梅演唱吴岸写的《人行道(一亩天地)》;二、房晓青演唱吴岸作词和他作曲的《你说砂拉越河的黄昏最美丽(山河泪)》; 三、文友朗读悼念吴岸诗歌、短文:包括朗读蔡明亮和黄文华律师作品、陈蝶藏头诗;亚洲华文作家协会总会长德安发表悼念短文;曾荣盛讲述与吴岸交往经过;其 他文友纷纷发表悼念谈话,就吴岸对文坛的贡献、所获得的成就颇多赞许。

在聚会上,曾荣盛朗读了台湾著名导演蔡明亮对吴岸的悼念:
    吴岸,你走了,
    心里回荡你唱的歌
    我愿意做一朵小小的苹果花
    轻轻落下离开了弯树丫
    沉沉的睡在温柔的胸怀
    睡在你温柔的胸怀
    我少时你唱给我听
    我至今记住。

陈蝶藏头诗如下:
        丘之壮者,
        立地如山,
        基深根固,是您,吴岸!
        安留人间诗千册,
        息养诗魂到仙坛!

在吴岸逝世临近周年的时候,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大马翻译与创作协会、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霹雳文艺研究会、曼绒文友会、美里笔会、吴岸全集编委会、风 雅颂诗刊、爝火季刊、共享空间舞团、大吕琴院、馨艺苑等12个团体,2016年7月月30 日(星期六)晚上7 时30 分,在吉隆坡馨艺苑联办“ 怀念诗人吴岸之夜 ”。

 “怀念诗人吴岸之夜”的节目,除了诗歌朗诵,也穿插其他表演节目,其中舞蹈家马金泉呈献吴岸诗歌编成的舞蹈,声乐家 洪美凤演唱吴岸诗作谱成的歌曲,吴岸全集编委会将简介有关全集出版进展。晚会的出席者也包括东西马作家、吴岸的家人、来自台湾、香港及新加坡诗人作家。
 
由于吴岸毕生致力于文学,贡献巨大,著作等身,文友众多,他的突然逝世,被形容为“文坛巨星陨落”。悼念他的文章众多,其中包括来自各地、各刊物。信手拈来,就有以下篇章:
在西马中国报《离岸——世人吴岸怀念特辑》中,有:
《马华诗歌永远的微笑》(幸金顺);
《吴岸是岸》(方路);
《追思吴岸诗人》(叶彤);
《捞起他的诗上岸》(李宗舜);
《悼——诗人吴岸》(蓝波)。
在西马《爝火》文学季刊中,有“诗人吴岸逝世纪念专辑”:
《悼念吴岸兄》(春山);
《你何曾睡着?——追悼诗人吴岸》(杰伦);
《惊诧生命霎那凶猛的碰击》(王涛);
《他未遑抵家,就撒手尘寰。痛哉!》(北京•北塔)
《吴岸,纯真的诗人》(高青);
《吴岸印象》(驼铃);
《吴岸小印象》(钟夏田);
《以“古晋”之名——悼诗人吴岸》(黄裕斌);
《不愿你离去》(菲律宾•心受);
《悼吴岸诗长》(新加坡•旭阳);
《挥挥手吴岸》(汶莱•孙德安)。
在新加坡《艺术天地》中有“悼念吴岸特辑”:
《诗人走了诗还在》(柳舜);
《悼念吴岸》(连奇);
《怀念吴岸》(长河);

当然,除了以上所述,应该还有笔者忽略的悼念文章。

至于在砂拉越发表的悼念吴岸的文字,主要是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员的作品。本书选辑的悼念文章,包括默默(名导演蔡明亮)、李采田、沈保耀、傲霜枝、田 宁、煜煜、孙德安、黄文华、杨雅芳等文友的稿子。此外,还有吴岸的女儿2016年7月30日在吉隆坡“馨艺苑”举行的 “怀念世人吴岸之夜”上发表的《小芝芝已长大》。

有所遗漏,实在难免,希望读者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