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淡淡的微笑 ”――悼诗人吴岸

今天上完课,外子通过手机传来一个噩耗——-诗人吴岸病逝。

站立在办公桌前,脑袋停顿了三分钟。我无法相信伫立在古晋山顶上的那棵巍峨的“达邦树”就这么倒下了。在文学道路上,论吴岸所处 的地理位置、或是他所坚持的艺术写作手法以及他在国内外文学界所起的影响力,可说他一度占据了马华诗国的半壁江山。这么样的一个伟人,就这么悄然走了,心 里说不出有多悲伤。

2009年,因为研究工作需要,从诗巫前往古晋与吴岸晤面。他是一个慈祥的诗人,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没有任何的架子,易于亲近。在他家坐了接近两个小 时,从他的创作经验之谈,创作心得,从东方作家谈到西方作家……不由得佩服他的远见。记得,那时的他,很健谈。他总是以那淡 淡的笑容,拉近了一个作家与一个读者的距离。他跟我分享了他的一生坎坷路,甚至他的个人健康问题,他的生活。虽然那是第一次与他那么亲近,却很喜欢听他讲 述那些历史性的故事。

记得,那一次见面,我得到了吴君的赠书,大约二十本。那也是我拜访他的原因。这些诗集都是市面上买不到的,有些已被告知断市。其中两本吴岸的诗集,因为作 者本身手头上也没有多余的存货,他却不吝啬把他诗集的电子副本电邮给我。诗人的慷慨大方,让我感动。无可否认,在我的研究工作路上,吴君的赠书确实给予我 很大的帮助。深入阅读这些书籍,我更进一步地认识了这位诗人。

今年年中,我终于完成了研究工作,完成了一本约十二万多字的硕士论文,算是属于砂华文学的一份挫作。间中大部分也就是研究诗人吴岸的作品。当然,我还没告 诉他,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这段日子,总想在日后回乡时,找个时间拜访他老人家,回馈他当初所给予的无私帮助。然,他就这么走了,就像那棵美丽的达邦 树,永远的倒下了。

望着猫城的天空,仿佛看见诗人含笑地陶醉在诗坛中,像一个巨人,永远活在爱他的人们心中。吴岸,伟大的诗人。我永远记得您那一抹淡淡的微笑,慈祥的微笑。

古晋诗坛的巨人,一路走好。

此文于19.08.2015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星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