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吴岸会长
李采田

2016年7月30日东西马12个团体,在吉隆坡“馨艺苑”,联合举办了一项“怀念诗人吴岸之夜 ”。 这些团体是大马华文作协、大马译创会、砂华作协、霹雳文艺研究会、曼绒文友会、美里笔会、吴岸全集编委会、风雅颂诗刊、爝火季刊、共享空间舞团、大吕琴 院、馨艺苑。本文是笔者在晚会上的讲话全文:

时间过得真快,我们的好朋友——有“拉让江畔诗人”、“犀鸟之乡的歌者”美誉 的著名诗人作家、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前任会长吴岸(丘立基)先生,离开我们转眼间就一年了。

去年七月中旬,吴岸前往中国南宁参加文学聚会,出门之时,一切如常,相隔不到一个月,竟然就和我们永别了。 回想去年8月13日那天傍晚,我们到机场迎接吴岸回归故土,当看到其公子胸前挂着一个背包走出来,把手放在背包上跟我们说:“爸爸在里面 ”之时,我不禁一阵心酸,黯然无语。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我和吴岸先生相识三十多年,友谊深厚。我们一同和一批文友先在晋汉省华总文学组活动,后来共同参与筹组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可以说是文艺阵地上的战友。吴 岸给我的印象,是他不断在奋斗,努力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如果说人的一生,不在乎时间的长短,而在乎于他活着的时候,是否曾经自强不息、努力奋斗过,那 么,吴岸确实做到了,他的一生,没有白过,而是留下丰厚的文学著作,并为文人作出光辉的榜样。

然而,吴岸已经永远离开了,文学道路上少了他的身影。文坛一代巨星骤然殒落,砂华文学失去一员勇将,世界诗坛少了吴岸,损失巨大。作为文友、朋友、战友的 我们,怎能不感惆怅?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怀念他,虽然事隔一年,我们的心情仍然沉重。我们会永远怀念他。

我相信,今天晚上出席这个纪念晚会的人,大多数是吴岸的朋友,对于吴岸的生平事迹,知道的不会比我来得少。悼念和推崇吴岸的文章,也不在少数。让我引述几 段文字,以增加大家对吴岸的了解。

去年8月15日,由古晋十个社团机构所组成的治丧委员会,联同来自汶莱、吉隆坡、美里和诗巫文学团体代表,以及丘立基先生的亲朋戚友,举行了了隆重的吴岸 丧礼公祭仪式。我等撰写了一篇祭文,其中有以下的文句:

大雅云亡,哀歌动猫城;
哲人其萎,诗魂留人间。

吴岸先生的一生,是文彩飘扬的一生。他的数十年的岁月,贡献给反帝反殖运动和文学事业,生命存档丰厚。他为砂拉越、马来西亚、甚至世界华文文学作出了杰出 的贡献,也为文学和社会工作者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他虽然离开了人间,他的创作精神却永远活在读者的心中,用音容宛在、风范永留来形容,是十分恰当的。

丘立基先生,祖籍中国广东潮州澄海,1937年 7月24日生于砂拉越首府古晋。自幼聪慧,曾经就读古晋中华中学,后转入英校,课余据需勤学华文,并开始创作,在文坛崭露头角。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砂拉 越反殖运动蓬勃发展,丘立基深受时代感召,积极参与,并投身和推动砂华文学创作,进入《新闻报》主编《拉让文艺》副刊。1962年,他以“吴 岸”的笔名,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诗集《盾上的诗篇》,描述森林、长屋、民族和山川,歌颂砂拉越。他热爱这片土地,拒绝北归。他和妻子许惠卿曾被 拘留,在政治集中营度过10年时光。高墙和岁月,不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坚持信念和理想,在恢复自由后,投身社会,用他那敏锐的目光,高超的写作技巧,紧扣 时代脉搏,以写作促进社会的改变。他主编的刊物,不论是早期《拉让文艺》、中期的《星期文艺》、《拉让江》、《马华文学》,还是后期的《世纪风》都富有时 代气息,对栽培后进和散播文学种子,起着重大作用。他身体力行,对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理论建设和阐述,对马华文学和砂华文学的创作和出版,也发表过许多论 述和建议。他努力推展马华作家和国际华文作家的联系和友谊,也宣扬了马华文学的独特性。

他也是乐坛的奇葩,能写词作曲,能弹琴吟唱。他为自己和友人的诗歌谱曲近十首,脍炙人口。他受邀为九个团体谱写会歌,其中包括人民联合党、妇总和曾丘公 会。此外,多位作曲家为他的五十多首诗谱曲,这些成果,都收录在《吴岸诗曲集》中。

吴岸先生终生努力从事文学创作,积极参与推动马华文学和砂华文学发展,著作等身,贡献良多。他出版了15部诗集,其中两部还有马来文和英文译本,伊班文译 本也有一部。他也出版了七部文集和史论集,而其他学者编撰的评述吴岸文学艺术的著作,也多达五部。他的许多作品被也被收录在学校课本和其他书刊选集中。他 被誉为犀鸟之乡的歌者、拉让江畔的诗人。终生努力的创作,赢得国内外许多奖项,其中包括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颁发的“峥嵘岁月奖 ”、州政府颁发的“砂拉越文学奖”、第六届马华文学奖、国际华文诗人笔会颁发的“中国当代诗魂金奖 ”,享誉文坛。中国和马来西亚的文化机构还为他举办过两次“吴岸作品学术研讨会”。

吴岸先生,也积极参与华社工作,为国家社会作出贡献。他生前是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和马来西亚郭林气功研究会古晋分会会长、也是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及亚洲华 文作家协会的发起人之一和当届理事,曾经担任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会长、晋汉省华总文教主任、古晋中中校友会会长、顾问。因服务社会有功,曾获马来西亚最 高元首封赐 KMN勋衔。

吴岸先生的一生,可以用“孜孜不倦”来形容。他的文学成就,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他对文学的贡献,将永远影响后人。

吴岸(丘立基)先生在2015年8月9日走完他的人生旅途,与世长辞,和我们永别了。他的离去,无论是对他的家庭和亲友,还是对马华文学、世界华文文学, 都是无可弥补的损失。文坛巨星殒落,从此阴阳两隔,再见无缘,我辈同悲。让我们继承他终生奋斗精神,努力工作,活得更有意义,把他的成就和理想发扬光大。

以上所引述的,是公祭吴岸祭文。

日子还要继续,文学也不会停止发展。让我们收拾起悲痛的心情,继续在文学的道路上前进。我借此机会,向大家报告吴岸去世后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的情况:

会长吴岸的突然去世,给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很大的打击,也重创了我的心情。当时我是协会的秘书。在吴岸去世后的第二天,我便召集了几位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 的理事,商讨如何协助处理吴岸的丧礼。第三天,我们联合了几个社团,成立了治丧委员会。我被分配负责执笔撰写讣告和祭文。后来再和来自西马的文友磋商,也 策划了“告别吴岸小聚”。

在吴岸去世后一个月,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举行了特别会员大会,商讨会务,并推选新会长。我就此接下吴岸留下的棒子,担任会长。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成立于1986年,推行过多项计划,其中包括举办文艺营、征文比赛、培养青少年写作人、接待国际作家、出版文学季刊和出版《犀鸟丛书》 (丛书至今出版了65本会员作品)。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已经决定在2016年9月18日庆祝成立30周年纪念。将出版特辑、推展《犀鸟丛书》和协会的网 站。

我借此机会邀请大家届时前往古晋,出席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30周年庆典。“犀鸟之乡”砂拉越欢迎各位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