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挽吴岸
郑天明

吴岸词宗逝世,我为他登挽词:

东海扬尘北斗在

西窗剪烛南山亏

最近,有位朋友问起其中含意,因此,我必须给予分析。

东海扬尘,指大海变为陆地,喻沧海桑田,世事变幻无常。尽管如此,吴岸词宗的风范和成就,正如北斗七星,永恒地定位在宇宙中。所谓泰山北斗,众人所宗仰者 也。拙作《沧海一滴水》集内近体诗第一首乃写吴岸赠书有感:

国际挂冠北斗星,
毕生奋斗自成名;
行云流水环天下,
一册精华尽赏心。

寓意如斯。至于西窗剪烛,先得分享唐朝诗人李商隐所作的“夜雨寄北”,诗曰: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前二句忆往事,后二句卜后会之期,过去与未来,一气贯通,情景凄切。而他们之间,也许,后会有期;可是,对我而言,逝者已矣!再没机会像当年一样与词宗吴 岸一起在灯下品茗叙怀,因为南山已经亏损。

所谓寿比南山之颂,福如东海之祷,皆不尽人意。环顾东西南北,诗坛比比皆是,而我,难免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