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华文作家协会庆30周年

沈桂贤:与时俱进  一成不变将被淘汰

本州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沈桂贤指出,若在先进的时代 中保持一成不变的话,而重复同样的模式操作,那么就会落后许多!

他呼吁大众需要不断的自我提升,如果人无法应变和改善,不仅对自己不利,也会殃及他人。

“尤其是在写作方面,目前也出现使用电子时代阅读及购书的模式,如今的年青一代都使用iPad阅书,这也可以避免书本在家中堆积如山。 ”

对此,他赞扬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推展网站,并形容这是非常适当的。他也建议该协会不妨彷效其它的网站,在网页中设立捐款和支持的选项。

“这是因为在网际网路中,浏览者的国籍不分国界,若有人愿意捐献10英镑,那么就可多过本地人所捐献的10令吉。”

沈桂贤9月18日在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举办《犀鸟丛书》推展礼暨网站启用仪式上致词时表示,现今时代要从科技的便利作为出发点,而他日前在上载的短片中, 在数天内就获得10万个点击率,若出版10万本书的话,将会伤脑筋如何推售,若将资讯放在网络上就随手可得。

他形容在医学中也是如此,医疗方式随时代不断改进,作为医生不仅要与时并进学习,否则遭殃并非是自己,而是病人。

他也鼓励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投资在后辈,提拔年青人,把新的方式呈献出来,若一个社团会员的平均年龄是50多岁而没有接班人,那么情况将是非常糟糕。

另外,他也希望获得大众的配合,将砂拉越历史记载下来。他赞扬该协会多年来推出不同系列的书籍,这些都是留给后代的宝物。

他也建议将老一代的写作,作品转为电子版,以期能够长久保留下来。

李福安吁政府恢复资助各族文学创作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李福安呼吁政府,恢复过去 的婆罗洲文化出版局资助各族文学创作的做法,并设立机构,推动各民族文学活动!

他说,政府在过去曾经颁发各民族文学奖,因此是时候恢复举办“砂拉越各民族文学奖”。

众所周知,砂拉越政府正致力于争取恢复主权,争取过去失去的东西,因此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希望政府能够关注,一并争取上述所失,他相信这也是砂拉越华文文学界的心声。

李福安是
9月18日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庆祝成立30周年纪念,《犀鸟丛书》推展礼暨网站启用仪式上致 词时,发表谈话。

他指出,砂华文学活动在过去,曾经获得企业家、部长、立法议员和各界人士的支持,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的会务活动也不例外,他也感谢过去三十年来资助该会活动的企业家,特别是拿督李志明、部长及立法议员。

他也希望政府也能够大力支持砂拉越的文学活动,由文化青年体育部常年拨款给文学团体。

此外,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也希望联邦国家图书馆,砂拉越 图书馆、地方政府(市县议会)图书馆,多购买本地写作人所出版的图书,特别是本地华文图书,以充实馆藏,和让华文读者阅读。

李福安披露,文学活动有助凝聚写作人,团结族群,提升人文水准,培养良好社会风气,共建温馨和谐国家。这些目标也是政府推行各项计划目标的一部分。文学团 体应该获得政府的大力支持,政府的支持,并不限于经济方面。

他称,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新领导班子产生后,也拟定了一些活动计划,目前正在按部就班推行。他希望会员文友和赞助人及支持者,一如既往给该会多提建议,继 续保持团结合作,共同推动和发展会务。

“协会2016年将推行的四项计划,已经实现了其中的三项:一是举行成立三十周年纪念活动,为会员著作举行推展礼;二是出版会员作品合集,那 就是今天推展的新书《不一样的月光》;三是设立本会网站,创办网上期刊《砂华文学》。”

他强调,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另外一项计划是出版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三十周年纪念特刊,刊登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史料和会员作品;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理事会也推动会员会籍重整计划,希望一小部分失去联络的会员, 主动与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取得联络和重新登记。

他说,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网站shahuawriter.org也欢迎大众投稿,特别是欢迎本地写作人和会员文友投稿网上季刊《砂华文学》和《文坛信息》 栏目,共同为砂华文学尽力。

砂华文作家协会宗旨 李福安:团结写作人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李福安指出,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成立的目的在于团结砂拉越华文写作人,推动及促进砂拉越华文文 学之创作与研究,尤其是该会所推行的七项计划,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

他说,这七项计划包括出版犀鸟丛书,已出版了67本,并举行四次推展礼。第二为举办东马华文文艺创作比赛,曾经举办五届。在促进写作风气和培养新的写作人 方面,起了积极的作用。

第三计划为出版文学刊物,机关刊物《拉让江文学季刊》,后改名为“马华文学”,一共出版了13期。而第四计划举办文艺营,举行过 三届。

第五计划为协会多次举行文学集会,联络会员及写作者间的感情和互相勉励。多次和来自各地的文友,包括国际文友交流。该会代表也曾经多次到各地出席文学会议 和文艺营。2015年5月30日,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和西马新纪元学院中文系、新加坡赤道文艺俱乐部等文学团体联办了一项马华文学研讨会。

第六计划为组织青少年文友,举行集会及参与举办各种青少年活动等,协会曾经一连五年协助古晋十三所中学华文学会和一批年轻写作人联合主办的常年 “族魂”文娱晚会。

第七计划为,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也设立了文学出版基金,赞助会员出版砂华文学作品。

李福安是
9月18日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举办《犀鸟丛书》推展礼暨网站启用仪式中致词时,如是表示。

他介绍称,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成立于1986年,是由一 群提倡砂华文学的写作人组成,致力于创作和研究砂华文学作品,促进砂拉越各民族文化交流、出版与刊行文学著作,以及设立文学基金等。

砂华文学的定义

他说,砂华文学早在1967年,马华文学史家方修先生在新加坡出版的新社学报上发表了一篇为“马华新文学简说”的文章,其中有一 段这样的话,话中指出马华新文学简单来说,就是接受中国五四文化运动影响,在星马(包括婆罗洲)地区出现,以星马地区为主体、具有新思想,新精神的华文文 学。
他指出,数十年来,砂华文学已被认为是马华文学的一部份。实际上,过去有不少砂拉越写作者,在星马出版或发表他们的作品。

“如果我们要给砂华文学下定义,我们可以这样说:砂拉越的写作人,用华文撰写、反映砂拉越的社会面貌、描写砂拉越的人民生活风土人情的文艺作 品,就是砂华文学。”

他强调,在过去,由于出版条件困难,有些砂拉越作者投稿到外地报刊和杂志,有些更在外地(包括香港、台湾、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半岛)出版他们的作品,这些作 品若是反映砂拉越的社会面貌和现实生活,仍然应被看成是砂华文学作品。

他称,砂华文学虽然是马华文学的一部份,但是由於砂拉越和星马隔着一道南中国海,两地的历史背景、地理环境、种族结构、风土人情有别,政治和经济情况亦不 相同。因此,砂华文学具有本身的独特性。具有代表性的砂华文学作品,地方色彩浓厚,有些也反映多元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现实。

“华人和砂拉越的关系,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在砂拉越定居,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早年由中国来的知识份子,也把文艺带进砂拉越,虽然那些多属 文言文的侨民文学,却播下文学的种子。”

他透露,根据砂拉越历史学家刘子政的研究,创刊於1913年9月的砂拉越第一家华文报“新闻启明星期报”内容包括“ 诗歌”一项。上世纪五十年代,砂华文学萌芽发展,奠定了砂华文学的基础。

“当年的作者,其中包括吴岸和巍萌,孜孜不倦,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参与了华总文学组的工作,并培养了一批年轻作者。华总文学组的其中八名 成员,参与了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的筹组工作。八人之中,有四位已经离世,他们是巍萌、黄予、闰土和吴岸。他们对砂华文学的贡献,将永志砂拉越文学史册。另 外四人,都曾经担任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的理事。而当年参加华总文学组在1981年主办的全砂华文文艺创作比赛的优胜者,有些已经成为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的 理事和会员。”

共切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30周年纪念蛋糕。
众嘉宾展示《犀鸟丛书》。
赞助人蔡子今的代表蔡岷谷(右三)为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网站主持推展。
李福安(右三)在众嘉宾陪同下,赠送书籍予拿督沈桂贤(左四)。

(2016年9月19日)